当前位置:首页 > 快讯 > 正文

因小失大惹祸端 案件一拖再拖无人管 一盒香烟引起的曲折案情2016-07-14 16:57:13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当事人李某手持控告书希望能尽快了结此案经济新闻周刊 河南经济新闻网 记者颉丰义 李建鸣 郸城报道 2015年7月24日,周口市郸城县李楼

当事人李某手持控告书希望能尽快了结此案

经济新闻周刊 河南经济新闻网 记者颉丰义 李建鸣 郸城报道 2015年7月24日,周口市郸城县李楼乡李楼村村民李某在当地一家棋牌室与位某因一盒香烟发生了冲突。李某被打成二级轻伤,位某也锒铛入狱。李某在医院治疗期间的医疗费中途遭到位某拒付,无奈之下,李某将位某状告到当地检察院,但检察院以该案件证据不足为由,拒绝移交当地法院。为何一盒香烟竟能引出如此曲折的案情?一桩看似简单的案件,为何迟迟得不到解决呢?近日,本刊记者在当地进行了调查了解。

因一盒香烟大打出手

2015年7月24日,郸城县李楼乡李楼村村民李某在参加完朋友的订婚仪式后,来到当地一家棋牌室玩耍。期间,在这里看李某打牌的位某在一旁对李某说:“你去给我买盒中华烟。”“我凭啥给你买烟?我还没够本呢!”李某断然拒绝了位某的无理要求。“咱们到外面说。”位某边说边拉着李某出了棋牌室。

“我们一出门,他就用胳膊搂着我的脖子把我拖到30米外处,然后一手夹着我的头,一手用拳头朝我的面部连续猛击,我当时面部血流不止。”李某对于当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我当时吓坏了,拼命往家跑,他(指位某)用衬衫捂着我的脸,把我摁到玉米地里,并用手把我脸上的血往他自己脸上、身上抹。我挣扎着爬起来,趁机跑到了我大伯家。”

跟随而来的位某,在李某的大伯家当场表示,“人是我打的,医药费我来出,不要报警”。

李某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还是拨打了110、120求助电话。

双方协商无果

肇事者矢口否认打人

接到报警后,李楼乡派出所民警牛某、协警徐某出警来到事发现场处理此事。两位民警在询问过程中,位某始终承认人是他打的,愿意承担医疗费用。按照李某的回忆,当时出警人员用执法记录仪对现场进行了取证并拍摄了照片。

从李某向本刊记者提供的徐某所出具的出警情况说明和现场录音来看,都显示有位某承认打人事实并愿意承担医疗费用的事实。

同时,李某也被120送往郸城县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在李某提供的诊断证明书上,诊断结果显示为:脑震荡、鼻骨骨折、双侧上颌骨额突骨折。郸城县公安局给出的鉴定意见通知上显示为:轻伤二级。

住院期间,位某自己或委托他人前后两次给予李某5000元作为治疗费用。“但之后就再也不给钱了,每次都是各种理由推脱,要不就是电话关机。”李某对于自己现在的病情很担忧,“冬天的时候鼻子一直不舒服,我在郑州市一家省级医院咨询过,要彻底治好还需要不少的费用。”

这期间,当事人双方因此事也曾协商过,位某表示答应赔偿李某五万元,但李某对这个数字不甚满意,“我今后的治疗费用肯定会超过5万元,所以我不能接受这个协商结果,最起码要给我10万元。”双方僵持不下,警方在协调无果的情况下,对位某下达了批捕通知书并将此案移交当地检察院处理。而位某也一改过去的口气,否认曾经打过李某。

证据真伪有异

案件一拖再拖

2015年8月,此案移交郸城检察院,但一直没有转送当地法院进行审判。究其原因,按照李某的说法是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无法移送法院。“公安机关已经出警了,怎么会证据不足呢?当时出警人员都有执法记录仪,录的都有口供。”李某告诉本刊记者。

但据李某的代理律师赵某告诉本刊记者:“卷宗里并没有当事人所说的他大伯的证词以及有关执法记录仪的相关证据。反而存有的是一些否认李某被打的证词。”

李某为此去询问当地派出所,“派出所一会说出警时的执法仪当时没电了,一会又说当时没开。”李某对派出所的做法显然不满, “位某在否认打过我之后,就开始收买一些人做伪证。”

本刊记者在采访当地检察院公诉局一位于姓局长时,他说,既然当事人对于所提供的证据有异议,可以自己找到相关证据提供给检查机关。检察机关会督促公安机关进行核实。而李某说:“我曾经提供了一些相关证据,但都没有予以采纳,而且据我的律师说卷宗里也没有看到我所提供的证据。”

此案件自2015年7月发生,至今一直没有结果。本刊记者在介入采访后,与当事人李某一起来到郸城县公安局信访大厅,一位马姓警方接待人员说,要向上级主管领导汇报此事。并表示,将会对这一案件严加重视,并成立督察组督促有关方面尽快调查取证,了结此案。

时隔两日,本刊记者从李某处获悉,当地公安机关的确为此案专门成立了督查小组,由一位杨姓警官负责。本想此案会很快得到解决,没成想,就在发稿前,也就是成立督查组两个月后,本刊记者从李某处了解到,此案没有丝毫进展,并出现了新的变化。李某说,当地派出所曾提供了两套卷宗。

一个案件为什么会有两套卷宗?为此,本刊记者联系到李某的代理律师赵某,“之所以有两套卷宗是因为有一份补充侦查卷宗,这也算是正常。但像当事人李某所说的,事发当日有派出所所做的笔录,在这两套卷宗里都没有体现。”赵某说,由于该案件还在侦查阶段,不方便透露更多的细节。

据李某反映,他曾到公安机关信访大厅找到曾接待过的马某,但马某表示,该案件已经移交督查组负责。李某又找到督察组负责人杨某,“他(指杨某)说,此案正在做进一步调查取证,我问他,还需要多久,他(指杨某)说,要么一两个月,要么半年。”李某很是无奈,“这个案子都拖了这么久了,我现在真是没办法了,真要是没人管,我就去省城上访。”

本刊记者曾电话联系到杨某,但对方称,此案件不接受采访,需要了解可以到宣传部门联系。本刊记者又电话联系到当地公安局政治部主管新闻宣传的朱某,但朱某的回答是对此案不了解。

记者手记

一起因一盒香烟而引起的案件,看似简单却历经近一年的时间还得不到解决,这不仅让当事人整日为此愁眉不展,日夜难安,就连旁观者也认为不可思议。是当地政法部门工作效率低?还是不作为?甚或是案件本身隐藏着不可示人的秘密?本刊记者试图从中找到答案,只可惜,至今也无从知晓。但真相总会昭示于天下,拖,毕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虽然,此案目前还在侦查阶段,但总会有一个时间结点。我们希望当地政法部门能够急当事人所急,真正为老百姓着想,公正执法,秉公办事,尽快将此案水落石出,本刊也会持续关注该案件的进展。

上一篇:美女直播张家界之行 意外曝光旅游乱象 桐柏县姑娘半夜遭殴打 派出所不立案 施暴者失踪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