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每日资讯 > 正文

谷歌的雄心:要技术要自由,不要国家2015-12-21 22:31:09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近日,又有传闻称谷歌将重返中国,但再一次被辟谣了。2015年对于谷歌而言,是不平静的一年。8月11日,谷歌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
近日,又有传闻称谷歌将重返中国,但再一次被辟谣了。

2015年对于谷歌而言,是不平静的一年。8月11日,谷歌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宣布将重组集团公司,新公司Alphabet将取代谷歌在纳斯达克上市。

Alphabet之后发布的员工行为规范中,谷歌著名的“不作恶”信条并没有出现,(虽然在Alphabet旗下的谷歌员工仍要同时遵守原有的规范)再次引发热议。

另外,9月谷歌还更换了logo,是16年来最大调整。

除了自身的变化,外部压力也不小。今年4月,欧盟指控谷歌在互联网搜索领域滥用市场主导地位。9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被曝正对谷歌安卓系统垄断展开初步调查。11月,谷歌又因避税问题遭欧盟相关机构质询。

不过,中国网友最关心的还是谷歌重复中国的传言。从谷歌注册China系列域名,到媒体屡次撰文炒作,再到Alphabet执行主席施密特直言“谷歌确实想再回中国”,直至这次像模像样的“谷歌回归中国新闻发布会”通知,声势似乎一浪高过一浪。但缺席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又令人难以对其重返中国的前景表示乐观。

谷歌是否会重返,尚无人能断言。在许多国人的印象里,它是优质搜索的象征,但也与棱镜门、疯狂避税、垄断、政治化炒作等相联系。本文则介绍了谷歌的又一副面孔,抑或是无数张面孔下的“里子”。

谷歌的骨子里似乎透着要代码不要法律,要自由不要国家的倾向。这或许是硅谷IT男们的典型思维。然而,作者引述斯坦福大学——无数谷歌人毕业于此——传播学教授弗雷德·特纳(Fred Turner)对学子的讲话指出,“不要指望科技可以代替政治的艰巨任务”。

然而,作者没有阐释,如果谷歌本身不能取代政治、脱离政治,它将如何与“政治”相处,将服务于何人。确实,在后斯诺登时代,当某些秘密成为世人皆知的事实,有的话已经没有点破的必要了。

美国得克萨斯州的首府奥斯汀每年三月都会成为世界的中心,至少在数字世界中。届时,数以千计的软件开发商、计算机编程员和黑客从四面八方飞赴这里,参加 “西南偏南”( South by Southwest)音乐节,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科技盛会之一。一身宇航员装扮的妇女和头戴牛仔帽的男人悠闲地漫步在大街上。Facebook公司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姐姐(Randi)还曾在那儿采访热门美剧《纸牌屋》的制作人。这一切就像是一个丰富多彩、面向未来的数码界全民集会。

Alphabet执行主席、前谷歌集团执行董事长、前谷歌CEO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 )看起来有点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但59岁的施密特和他32岁的同事贾里德·科恩(Jared Cohen)合著了一本书,书名为《新数字时代:重塑人类、国家和商业未来》,这是一个对未来的宣言。

\
科恩与施密特


施密特如同是科恩的再生父亲:6年前他在前往巴格达的途中结识了这位一头深色卷发的政治学专家,此后将其从美国外交部中挖走。科恩现在领导着谷歌的智库“Google Ideas”。

两位作者为了写这本书游历了不少于35个国家,但是书中并未涉及阿富汗、肯尼亚人目前的生活状况。施密特和科恩似乎对当前并不感兴趣,而是专注于对未来的研究。这本书几乎都是用将来时撰写的,描述了一个政治乌托邦,与迄今为止所有的政治乌托邦不同之处在于,它被想象为非政治的。在这里,国家、政府和议会只扮演很小的角色,它们被一种在两位作者看来更为强大和可靠的事物所代替,简单来说,就是比传统形式的政治更好的东西——技术。

在施密特和科恩的这本书中,比以往都更加明确地表明了是什么让谷歌如此“独一无二”。谷歌对当前的政治机制提出质疑,同时与绝大多数其他企业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目的不仅仅是提高销售额、股票价格以及追求利润最大化,谷歌想要的更多:传播一种意识形态。

谷歌认为,国家是一种过时的形式。没有什么可以解决21世纪人类所面临的问题,如气候变化、贫穷和医疗保健。只有科技发明才能拯救人类,施密特和他的合伙人科恩如是说道。

国家无法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谷歌便建立了自己的太阳能发电园区。如今,这家公司三分之一的电能来自可再生能源。美国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总共也才占总发电量的10%。甚至绿色和平组织也对此大加褒奖。

国家无法组织好公路交通,使公路上不再有伤亡出现吗?谷歌便设计出一款无人驾驶汽车,从而避免人为失误。谷歌正在建立一支由一百辆这种无方向盘、油门踏板、刹车和离合器的轿车组成的车队。只需按一下智能手机上的地图,汽车便会驶往选定的地点,而乘客只需安心地睡觉或者看报纸。

国家无法改革昂贵的、过度监管的医疗保健体制?互联网公司便为糖尿病患者研发出可以简单迅速测量出血糖指数的隐形眼镜和电子病历。它们还想出可“透视”个人DNA的方法,从而每个人都能知道怎样更长久地保持健康。

国家无法使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不发达地区实现现代化?互联网企业便设法使每个人都能够上网。谷歌试验将天线固定在气球上,从而能够飘浮在20千米高空中,在一次试验中,这样的气球已经使巴西一个偏远小村庄坎普马约尔的小学可以连接互联网。

地球的统治权一直被干部、官僚以及委派的代表所掌控?在大会上、党代会上以及首脑峰会上总是由他们起草法律、撰写法规和协议,谋求达成决定我们生活的协议?这是谷歌所倡导的世界出现之前的、由政界掌控的旧世界。

而以科技为中心的新世界是由一批寡言少语的工程师、编程员、脑力劳动者以及爱读科幻小说的计算机狂人所决定的。我们或许可以称这样一个世界为谷歌联合国。

问题是:哪一个世界更好呢?

或者:未来属于哪一个世界?

今天,谷歌已然成为了一个世界强国,一个没有国界、未在任何地图上标出的世界强国。也正因如此,这个国家同时也带来巨大的希望与恐惧。的确,谷歌没有航空母舰、警察、法院和监狱。这些都只是传统形式的国家才有的。谷歌也不编写法律。但是谷歌有十分强大的力量,因为谷歌制定了支配我们生活的其它规则:代码。

这些代码,也就是计算机程序决定着例如我们从世界中获取什么信息,记录着我们与谁交流,我们买了什么东西,并建议我们怎样睡眠更好以及怎样饮食更健康。在许多国家,一直以来都是由计算机程序决定,谁获得哪项医疗保险,谁在何种情况下获得贷款。

世界上最德高望重的宪法学者之一、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劳伦斯·莱斯格(Lawrence Lessig)说:“代码就是法律”。

上一篇:第一页 彩票遇上大数据,将收获怎样的结果?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