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油价寻底创7年新低 市场动荡难阻美联储加息步伐2015-12-12 10:32:01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周艾琳

[当前,美国金融领域出现泡沫迹象;就业目标也已实现,5%的失业率创危机来最低水平;美国国内消费不断上升,企业业绩不断转强,经济出现了较为稳健的复苏]

每当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前,全球市场似乎总免不了一番惊涛骇浪。

传闻9月加息时,新兴市场贬值潮四起;当前,12月加息似乎“板上钉钉”,油价创7年新低,大宗商品市场节节败退,欧美股市及亚洲股市暴跌,人民币也连续释放贬值压力,黄金逼近1000美元/盎司大关。这会否影响加息前景?全球动荡又将何时休?

主流观点认为,外围市场动荡不会再度像9月时一样阻碍美联储加息。瑞银集团财富管理大中华区首席投资总监(CIO)胡一帆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往往是先发制人而不是反应式的。当前,美国金融领域的确出现了泡沫迹象,垃圾债的发行量已为2008年的两倍;此外,就业目标已经实现,5%的失业率创危机来最低水平;美国国内消费不断上升,企业业绩不断转强,经济出现了较为稳健的复苏。

至于加息幅度和步伐,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告诉本报记者:“预计美联储12月首次加息,明年一季度不加,二季度开始每个季度加一次,全年三次。”

油价创7年新低

加息前夕,美元持续走强,原油市场的“噩梦”再度开启。新一轮油价的暴跌也缘于12月4日OPEC组织“不减产”的最新声明,尽管经合组织及非经合组织的原油库存量已经处于5年平均水平之上。

周二(12月8日)晚间,布伦特原油期货跌破每桶40美元关口,创2009年2月以来新低,WTI原油期货亦短线跌逾2%,至每桶37美元以下。这也拖累美股大幅低开,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一度下挫逾200点,其中能源和矿业板块领跌。

经历了2014年下半年暴跌之后,油价在2015年一直处于寻底的过程。

在上半年的“过山车”行情后,8月底WTI再创新低,这一次价格跌破了40美元/桶,至38.24美元/桶。有业内人士认为,油价之所以产生如此迅速的下挫,最主要的原因是伊朗核谈达成全面协议,市场对未来供给增加的担忧加强。其次是全球股市螺旋式下行。

在8月的最后3个交易日,Brent和WTI连续出现大幅反弹,累计反弹幅度高达25%。此次油价反弹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在油价跌至低位时,市场加大对油价已经见底的押注;全球股市结束螺旋式连锁下跌反应,市场恐慌情绪得以遏制;由于OPEC发布一份公告,市场预期OPEC可能会减产。但好景不长,OPEC联合非OPEC一起减产的预期完全落空。

油价何时企稳反弹?东证期货原油分析师金晓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我们预计,2016年一季度,美国的库存风险和伊朗石油解禁会让油价再创新低,WTI或跌至30美元/桶,Brent或跌至34美元/桶。油价的进一步下跌或导致北美石油公司启动破产重组潮,美国商业原油的去库存可能会导致二、三季度中间油价出现一波反弹行情,WTI反弹上限为50美元/桶。之后,油价预计重归下跌通道。”金晓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供给过剩是2014年下半年油价下跌的主导因素。供给过剩问题的解决只有两条途径,一是过剩部分产能退出,二是新增需求吸收过剩产能。

“低油价的环境下导致沙特的外汇储备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降,但是我们认为影响较为有限。截至2015年7月,沙特外汇储备(除去黄金)为6564亿美元,较2014年7月减少703亿美元,即10%的下降幅度。从环比数据来看,外汇流失的速度有明显放缓趋势。”

除了增产以外,金晓也对本报表示:“沙特政府还计划在2016年初重启主权债务的发行。首次发行规模预计在100亿~200亿美元范围,全年预计发行3~4次。根据沙特官员的透露,在2015~2020年期间,政府债务对GDP的比例可能会上升至50%。由此可见,沙特准备打一场持久战。”

人民币明年或贬值3%~4%

美联储9月没有加息的原因之一也在于中国汇市波动。人民币在8月11日“新汇改”后贬值约3%,令全球市场感受到了中国式“溢出效应”——新兴市场股市、汇市受挫;欧美股市也出现震荡。近期,在人民币进入SDR(特别提款权)后,在岸和离岸人民币汇率似乎又掉头向下。

截至12月8日收盘,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报6.4172,继续下跌0.14%,上一交易日收于6.4082,盘中最低下探至6.4189;6.4172的收盘价格也成为2011年8月10日后(当天收报6.4181),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最低水平。

近期人民币贬值的因素也与外汇储备数据和进出口数据息息相关。11月外储数据公布,外储超预期下降872亿美元,离岸人民币随即大幅下跌。

对此,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认为无需担忧。“外储下降更多缘于估值变化。若美元资产在外储占比60%,则美元升值可以解释外储下降的一半以上;此外,人民币交易量下降、衍生品隐含贬值预期下降,均指向人民币贬值预期并未升温。”

此后一天公布的11月进出口数据显示,11月贸易顺差为541.0亿美元,出口低于预期、进口好于预期导致贸易顺差规模虽然仍处于较高水平,但较上月有明显下降。

招商证券宏观研究团队认为:“较高贸易顺差下外汇储备的消耗更凸显了11月资本外流的压力,因此外贸数据难以对人民币汇率带来支撑。不过我们认为,随着美联储加息靴子落地,这种情况会出现阶段性改善。”王涵也指出,近期资产反映出,美联储加息对新兴市场的冲击已过去,12月美联储会议后,新兴市场风险资产可能至少有2个月的平静期。

牛津经济研究院(OE)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预计人民币对美元将在2016年贬值3%~4%,但是我们并不认为中国政策制定者会以大幅贬值来刺激增长。

此外,从外资行态度来看,部分观点认为人民币在成功加入SDR后利多已经出尽,因此可能会迎来贬值压力上升的窗口期。但王涵也表示,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央行仍有必要稳定人民币汇率来提升“走出去”大战略的投资收益,以及人民币资产对于外资的吸引力。同时从对手方和筹码角度来看,央行也有能力维持汇率的稳定。

市场动荡难阻美联储加息

尽管加息前从不平静,但此次美联储12月加息的步伐可能不会再被牵绊。

当初美联储推出QE之际就为今后退出设定了两个条件,一就是失业率不高于6%,另一个就是通胀水平不低于2%。美国的失业率从去年9月以来就一直低于6%的目标值,而CPI在从去年4月到7月连续4个月维持于2%以上之后,由于受到包括原油价格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跳水的影响,一路下行至零甚至上半年个别月份出现通缩的现象。

油价暴跌导致的通缩风险会否阻碍联储年内加息?

章俊告诉本报记者:“这主要还是美联储所观测的物价指数更多的是核心CPI而不是广义CPI。反观美国的核心CPI(去除能源和食品)稳步上升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截至10月已经连续两个月稳定在1.9%。鉴于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天平开始向供给端倾斜,未来工资水平可能会持续反弹,这会令核心CPI随时突破2%的目标值。因此美联储不必拘泥于一定要严格完全满足所有条件才考虑加息。”

至于中国和新兴市场的市场波动,胡一帆对记者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独立的,其国内的消费、房价、GDP增速都已经回升,满足加息要求。”

瑞银预计,2016年美联储每次加息幅度为25个基点,全年或加息4~5次,当联邦基金利率加至1%时,美联储可能会驻足观望。总体而言,上半年的节奏会比较紧凑。

上一篇:欧洲央行管委指责:市场对刺激抱有“荒唐”的预期 香港楼市“涨不动”了 业界呼吁港府检视“辣招”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