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澳洲加速推进“北部大开发”2015-12-12 10:58:49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财经》记者 左璇 发自澳大利亚达尔文、库努纳拉、凯恩斯

到本世纪中期亚洲人口将占世界人口的50%,中产阶级人口将占世界的60%,亚洲的增速将比世界其他地区高20%左右,“如果澳大利亚不抓住亚洲大发展的机遇,把产品卖给亚洲国家,别的国家就会加入争夺这个市场”。

南回归线以北的澳大利亚,习惯上被当地人称为“顶端地带”(Top End)。

对于这块占国土总面积近40%的土地,自从建立联邦制以来,澳大利亚就多次尝试进行开发。无奈北部地广人稀,原始而偏僻,单靠本国力量和零星的外资根本不足以支撑开发所需要的大量资源。如今,大部分北方区域仍然缺少城市化的痕迹:河流波涛汹涌,大片的芒果树花开花落无人问津,沼泽地里鳄鱼潜伏,房屋后院、草地和高速公路上时不时有成群的小袋鼠光顾。

一个新的动因让澳大利亚政府看到了开发北部的希望:亚洲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和他们日益增长的对生活水平提高的渴求。对于这种海量的需求,北部至少是在与亚洲的距离上比南部更有优势。

北部澳洲在地理范围上涵盖昆士兰和西澳大利亚的大部分地区以及整个北领地。在北领地达尔文港负责管理和运营的奥康纳(Terry O’connor)对《财经》记者表示,达尔文实际就是一个亚洲的港口,抵达亚洲人口密集区的距离比抵达澳洲人口密集区的距离还要近。

从2013年开始,政府内部就展开了将本国的发展重点转向北部的讨论。2015年6月,政府发布开发北部的白皮书,描述了到2035年以前的远景规划,其中重点提到要在规划期内将粮食产量翻倍,出口品种除去能源产业以外,还要多元化。这一计划得到了中国的积极回应。早在2014年1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澳大利亚进行国事访问时,他就表示中方愿意积极参与澳大利亚“北部大开发”计划。

2015年11月8日到10日,联邦政府在达尔文召开了“北部地区投资论坛”。据主办方透露,大约有来自20个国家的350余人参会,其中不乏多家中国公司、银行及政府部门的代表。与会者在发言中多次提及中国,在会场外的非正式交流场所唯一的外语翻译是中文的情况也并不罕见。

2015年6月,中澳签订自由贸易协议,随着协议在两国内部确认通过,本来已经非常热络的双边经贸关系有望进一步提升。2014年,中澳双边贸易额达1524亿澳元,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外资来源国,澳大利亚也是除了美国以外中国在海外最大的投资国。

不过,对开发北部一些中国投资者还是持观望和谨慎乐观的态度。“要看他们后续出什么具体的政策,”已经在西澳州金伯利地区从事了近3年农业开发的上海中福集团负责人尹建中对《财经》记者表示。“只要是对公司有利,我们都会评估和考虑”。

亚洲海量需求带来的新机会议

澳大利亚历史上并不缺乏开发北部的努力。

1907年,东北部港口卡奔塔利亚的怀特主教(Gilbert White)意识到广袤的北方土地的价值。他向英国皇家地理学会提交过一份报告,希望当局能够促进人们向北部迁徙。上世纪30年代,知名作家伊德里斯(Ion Idriess)和工程师布拉德菲尔德(Bradfield)分别提出了将北部分配极不均匀的水资源通过水利工程引到缺水的内陆的计划。到了60年代,名为北部委员会的官方机构成立,全面负责“立即开发北部地区,激励全国对北部的兴趣”,并计划用10余年时间将北部地区的人口从35万增加到100万。

这些计划的成果都低于预期。北领地环境中心就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北部是那些一厢情愿的南方政客一时兴起开发的农业项目的墓地”。

然而这一次政府付诸了更大的热忱,并坚信世易时移。资源和能源部长福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在几周前刚被任命为第一任北部事务部长,他告诉《财经》记者,开发北部不是一个地方性的计划,而是一个全国性的、需要15-20年才能实现、已经获得主要政党共同支持的计划。

政府的判断是基于对亚洲欣欣向荣的中产市场的信心。到本世纪中期亚洲人口将占世界人口的50%,中产阶级人口将占世界的60%,亚洲的增速将比世界其他地区高20%左右,“如果澳大利亚不抓住亚洲大发展的机遇,把产品卖给亚洲国家,别的国家就会加入争夺这个市场”。贸易和投资部长罗伯(Andrew Robb)对《财经》记者表示。

那么,北部拥有什么优势,为何几经周折却发展迟缓,澳洲政府这次又有什么制胜法宝?

澳大利亚北部自然资源丰富,有全境90%的天然气储量和60%的降水,可耕地面积达1700万公顷。但是,制约发展一个主要自然因素是当地地处热带,降水时间和地域都不均匀分布极不均匀,很多地方旱季长,再加上基础设施落后,能被收集起来的雨水只占降雨的2%左右。

阻碍发展的地理因素在于北部与澳大利亚人口密集的南部市场或者亚洲市场都相距甚远,交通设施普遍不发达。记者从北京出发,辗转广州、布里斯班抵达首府达尔文,花费近30个小时的时间。

另一个人为因素在于自1976年联邦法令实施以后,北部大部分土地所有权归当地的土著居民所有,外资购买或租赁土地时,需要经历繁琐的审批程序;而且一些为土著维权的土地组织和环保组织反对开发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因此政府发布开发北部白皮书中专辟章节论述土地问题的解决方法:联邦政府将与土著居民、投资者和地方政府一起努力使土地使用权的审批更加灵活和简单。为此政府将投入数千万澳元用于土地勘测、奖励有益于土地制度改革的项目和帮助土著实现土地的经济效益。

针对基建设施匮乏的问题,白皮书表示将政府将在未来5年提供50亿澳元的优惠贷款给那些在北部修建主要基础设施的公司,政府还将斥资2亿澳元建立国家水基础设施发展基金、6亿澳元道路基金,1亿澳元成立专门的牛肉道路基金等以便促进相关领域的投资。

联邦贸易和投资部长罗伯对《财经》记者表示,虽然澳大利亚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但是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并不打算利用亚投行的资金投入北部开发,主要将依靠政府和PPP等形式筹集资金。

自白皮书发布以后,澳大利亚政府主管投资与贸易的官员游走于亚洲各国,介绍“北部大开发”的规划,吸引各国的投资。多边和双边的自由贸易协议谈判也在加紧展开。目前,已经与澳大利亚签订自贸协议的亚洲国家包括中国、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与印度和印尼的谈判也正在进行之中。TPP协议也在今年10月基本达成。用罗伯的话来说,自贸协议的签订是为北部提前准备好了出口市场。

本次投资论坛上,澳方展示了100余个投资项目。据罗伯介绍,论坛期间大约7-8个项目取得了新的进展,不过他拒绝透露是哪些项目和进展情况,呼吁大家有更多耐心。

北领地的首席部长贾尔斯(Adam Giles)对《财经》记者表示,他们正在寻求修建一个5星或6星级的酒店来吸引更多的生态旅游团,以及从Tennant Creek到昆士兰州Mount Isa的铁路。不过他也表示,目前还没有全速推进包括水坝等在内的基建项目,因为他们也希望先投石问路得到“社会的认可”。

来吧,中国牛仔

澳大利亚是世界第12大经济体,但是人口数量仅位于世界第55位,这样的结构决定了吸引外资和外来人口是国家发展的一个主要引擎。

东北部昆士兰州的凯恩斯市是一个因大堡礁而闻名的旅游城市,走在城市的街道上可以看到大量的中国游客,市区有多家中国人经营的商铺,顾客除了游客,还有不少为国内消费者做代购的年轻人,多家赌场门口的宣传语也醒目地用中文标注。这些即时街景展示着北部城市与中国紧密的关联和强大的增长潜力。

北部的很多投资项目整装待售,例如Seafarms Group正在寻求海外资本,在西澳洲开发一个投资额为14.5亿美元的对虾养殖场;另一家经营综合食品和能源开发的公司,正向海外投资者们兜售一个大项目——将位于昆士兰州的五个养牛场打包改建,打造集生产糖料、瓜尔豆和牛肉为一体的大型企业。

澳大利亚北部的投资项目,已经获得了中国投资者的关注。浙江一家销售牛肉的家族企业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他们已经在昆士兰收购了农场饲养肉牛,在国内也同期办理销售许可证,只等两国的协议生效,就可以将活畜运往国内宰杀销售。今年,中国与澳大利亚签署了每年进口100万头肉牛的协议。

他表示,在澳大利亚生产肉牛运回国内,其成本还略低于在国内直接饲养,并且品质更好,市场前景很大。不过,对于是否要继续购买北澳其他地方的农场,他们还在考察。“现在买进资产更便宜,但是风险也更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资银行管理人员对《财经》记者说,当地政府每年都会发布“主要投资项目”(major projects)的目录, 有的项目规模还不小,大陆投资者进入相对较晚,前期外国投资者有一些失败的案例,由此也提醒后来者需要跟进和甄别项目的好坏。

他判断说,总体来说基建的投资回报率应该还算可观,只要能把资产的经营权和所有权保持住。

在采访中,记者多次听到中国投资者抱怨“澳大利亚水资源控制太严格了”、“好的地方都被已经被占了”。大连一家经营棉花贸易的公司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澳大利亚用水需要取得执照,这让经营农田的人感到很不方便;那些接近水源的地块也被先来的投资者买断,让他们的选择范围不大。

澳大利亚由于水资源匮乏,需要授权和付费才能使用水资源,以此保护供水的可持续性。西澳州地区发展和土地部部长雷德曼(Terry Redman)面对《财经》记者的询问称,他们对此做了大量研究和计算,能够保证的是一旦授权,以后每一年均能提供承诺水量,即使是旱季。

雷德曼继而表示并不是好地块已被售罄,问题是在于很多地段还没有被开发出来,那些地方的水资源充足,只是道路、灌溉等基础设施跟不上,因此也更需要更多的投资开发者。

另外一个让中资公司不太适应的环节是强制实行的环保评估。澳大利亚对环境的保护比国内严苛得多,例如从农田里流出的水不能直接排放到海里,因为水里残留了部分农药和化肥会给海洋生物带来危害,需要修建尾水池重复使用。中国企业还反应环保审批的时间过长,给经营带来延误。

不过,一位《金融时报》的英国记者告诉《财经》记者,2-3年的审批时间在西方国家是较为常见的,并不算长。

达尔文港公司的CEO奥康纳尔(Terry O’connor)对《财经》记者表示,他们正在规划扩大达尔文港的规模,环评确实会阻碍工程进度,但是他们一边等待环评结果一边开始着手前期准备,结果一下来就可以开工,以此来节约时间。

对于一些大规模的收购项目来说,一些国家层面的情绪和考量也会成为困扰。11月19日,澳大利亚投资审核委员会以安全为由拒绝向外资出售占国土面积1.3%、位于澳洲中南部的安娜溪农场。受此消息影响,山东岚桥集团10月份以5.6亿澳元租赁达尔文港99年的消息也开始在《纽约时报》、BBC等国际媒体上发酵。

《纽约时报》报道称,根据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宣布的一项计划,每年有1000多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被部署到达尔文以支撑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并指出中国可能会利用该港口来窥探美国海军陆战队。

11月19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对此做出回应,他表示澳大利亚国防官员并没有对这项交易感到担心,而且澳大利亚也没有失去对港口的控制,国防部或联邦政府如果出于国防目的,必要情况下可以介入并控制达尔文港这样的基础设施。

不过这些声音似乎并没有影响中国的企业家。记者在会场上偶遇山东岚桥集团董事长叶成,他考虑得更多的不是政界的杂音,而是如何把资金归拢到位,如何解决目前国内到达尔文没有直航航班的问题,如何才能将港口按照自己的规划利用和建设起来。

“99年已经很长了,”他对《财经》记者说,言语中透露着对北部未来的无限期许。

上一篇:e租宝代销员工遭协查,728亿元融资会否崩盘? 最后一页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