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低估雾霾 北京红色警报未发遭质疑2015-12-12 10:58:37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财经》记者 贺涛 孙爱民/文

重度雾霾连续五天笼罩北京,人们的情绪普遍受到影响,微信、微博上,很多网民在质问连续多日雾霾为何不启动红色预警?一些专业人士亦抱有此看法。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贺泓表示,北京市至今未启动红色预警,匪夷所思。

这次雾霾过程中,两天之内,官方从黄色预警提升到橙色预警。

11月27日凌晨,大气污染物迅速累积,到早8时,城六区的PM2.5小时浓度急速上升至198微克/立方米。当日14时,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到了16时,全市空气质量整体处于五级重度污染水平;29日10时,该应急指挥部将黄色预警提升至橙色预警,这也是今年首个重污染橙色预警,上次启动该预警级别是去年10月。

按照2015年3月发布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启动橙色预警的条件是“预测空气重污染将持续3天(72小时)”。

北京市环保局应急处处长王斌在29日上午曾对橙色预警做出解释,根据27日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对空气质量趋势的研判,预计29日扩散条件会出现好转,达不到重污染程度。

这样一来,大气污染情况会在29日出现一个低谷,预报为4级中度污染,从而达不到启动最高级别红色预警的条件——“预测空气重污染将持续3天以上(72小时以上)”。

而根据预报,12月2日,北京市空气质量将彻底好转,因此已经不具备升级至红色预警的条件。

然而,实际空气质量情况并未按照官方预报发展,29日下午4点,西北部PM2.5浓度已下降至39微克/立方米,达到2级良水平;城六区的大气污染情况却仍然糟糕,PM2.5浓度为172微克/立方米,浓度有所降低,但仍处在5级重度污染水平;而西南部334微克/立方米,维持在6级严重污染。

显然,此次雾霾过程应发红色预警而未发,属于低报。

究其原因,技术层面的因素更重。目前,针对3天以上甚至更长期的空气质量预报预警是个世界难题。

目前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在日常一般会提供临近4天的空气质量等级预报,而精确的分区预报只提供当晚和第二天的。一位前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官员告诉《财经》记者,为啥难以准确预报大气质量:预报需要看老天爷的脸色与人的脸色,前者决定了扩散条件,后者决定了排放量;本来老天爷的脸色就很难搞定,人为的排放就更难预测了。

现在网上的舆论都在呼吁启动红色预警,但是政府发布信息有一套严格的、系统的启动程序。前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官员认为,“不会依着部分网民的意愿来做事。”他同时表示,“让我决定的话,肯定得开红色预警了,至少不能让学生在上课了,机动车也得停一半。”他也不理解这次北京市环保局不发布红色预警,“难道一开红色预警就否定了北京市,甚至京津冀这两年治理雾霾的成绩了?”

“按照现在的标准,几乎是永远发不出红色预警了”。贺泓向《财经》记者表示,红色预警的发布应该重新调整,降低标准。

不过,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表示,在红色预警的启动上,还是应该比较审慎的。如果预警的门槛过低,高估了当地的空气质量水平,而导致预警频频启动,必然对正常的生产生活带来干扰,也失去了“应急”的本意。

对应不同颜色的预警,所采取的措施大不同,主要包括健康防护措施、建议性应急措施和强制性应急措施三个类别。如果启动红色预警,要比橙色预警增加更为严厉的应急措施,包括启动单双号限行、中小学停课、工业企业停限产范围扩大、公车停驶等举措。

这些措施的施行,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些措施对于社会正常的生产生活干扰较大,显然非北京环保局一家能决定。因此,红色、橙色的高预警级别如何启动以及由谁来启动都有严格规定。根据《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负责空气重污染预警的发布和解除。其中红色预警由市应急委主任批准,橙色预警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目前,北京市应急委主任由市长王安顺担任,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由常务副市长李士详担任。

对应不同的颜色的预警,采取的措施不同,主要包括健康防护措施、建议性应急措施和强制性应急措施三个类别。

从黄色预警开始,加入强制性应急措施,例如停产、停工等。橙色预警的应急措施是在此基础上,增加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限产,建筑垃圾和渣土运输等重型车辆禁止上路行驶等。

而这两天呼声最高的红色预警中,包括了全市范围内机动车单双号限行。

王斌表示,事实上,橙色预警已经包括了大量强制性减排措施,只要认真落实,减排力度一样很大。同时,相对红色预警(再加上启动单双号限行、中小学停课),对市民日常生活影响更小,“我们希望市民能够在做好自我防护的同时,积极践行绿色生活,减少污染排放,监督环境违法行为,这样预警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每个城市的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的设定,是依据当地空气质量水平,以及本地一些实际情况。针对红色、橙色的高预警级别,新《预案》对其如何启动,由谁来启动有严格规定。

一般而言,空气重污染预警发布与解除由市应急委、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负责下达指令。其中,红色预警由市应急委主任批准,橙色预警由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批准。据了解,北京市应急委主任由市长王安顺担任,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总指挥由常务副市长李士详担任。

红色预警的强制性应急措施,包括全市范围内依法实施机动车单双号行驶(纯电动汽车除外),其中本市公务用车在单双号行驶的基础上,再停驶车辆总数的30%;公共交通运营部门延长运营时间,加大运输保障力度;在常规作业基础上,对重点道路每日增加1次以上清扫保洁,减少交通扬尘污染;停止土石方、建筑拆除、混凝土浇筑、建筑垃圾和渣土运输、喷涂粉刷等施工作业;对施工工地、裸露地面、物料堆放等场所采取防尘措施;红色预警期间工业企业停产限产名单,实施停产限产措施;施工工地停止室外施工作业等。

可以看出,影响很大,这使预测者不敢轻易断言。背后的政治经济账,也非气象环保部门所能定夺。

11月30日晚,环保部门组织针对橙色预警的企业夜查活动,发现大部分企业按规定停产或者有措施的限产,然而仍有企业在顶着雾霾生产、不加任何措施。

上一篇:9100篇最热微信文章全分析: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e租宝信息化研发中心今天上午遭北京警方调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