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北京积分落户向郊区倾斜,意在调整人口分布和产业结构2015-12-12 10:58:39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财经》记者 张倩/文】12月10日下午,北京市政府法制办公布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和居住证管理办法两个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积分落户意见稿指出,申请落户者需持北京居住证、不满45岁、在京连续缴纳社保7年以上、符合计生政策、无犯罪记录。同时,意见稿对申请者的学历水平、住房情况、居住时长、专业技术能力、创业能力、纳税能力、信用记录等各方面都有较为细致的说明。北京市政府则根据年度人口调控情况,每年向社会公布落户分数线。

与广州重视知识水平和对社会的贡献程度、上海重视高学历和专业技能不同,北京的积分落户政策与其城市特点相辅相成。

人口多、人才少、就业结构不合理、人才资源分布不均衡导致了严重的城市病,这也是北京目前面临的突出问题。

而梳理意见稿,不难发现,北京的积分落户政策意在缓解上述“症状”。

其中一条细则显示,居住地由城六区转移到其他行政区的申请人,每满1年加2分,最高加6分;就业地和居住地均由城六区转移到本市其他行政区的申请人,每满1年加4分,最高加12分。反之,则减分。

从这一层面看,北京的积分落户政策在有意调控北京市常住人口的空间分布,鼓励常住人口分散到城六区之外的行政区域,进一步通过政策手段强化对人口的“管控”。

2015年5月,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公布了2014年北京市人口的发展状况。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末,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为1276.3万人,承载了北京59%的常住人口,而其面积仅为北京总面积的8%。

北京市社科院市情调查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晓壮指出,从居住密度和工作密度来看,目前北京人口空间结构都严重失衡。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同样表示,北京的当务之急是合理地分布人口。

对此,12月9日公布的《关于制定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在十三五期间,城六区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左右,即200万左右的人口,以缓解“大城市病”,增强首都核心功能。

而在首都的四大核心功能中,科技创新便是其中的一项。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之时,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已成北京新的战略定位。因此,优化产业结构、疏解非首都职能,同样已成北京市相关部门的工作重点,而北京的积分落户意见则配合此规划打出了“组合拳”。

意见稿指出,在经认定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及众创空间中的创业企业就业,且符合一定条件的申请人,工作每满1年加2分,最高加6分。在经认定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及众创空间、技术转移服务机构、相关专业科技服务机构就业,且符合一定条件的申请人,工作每满1年加1分,最高加3分。在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就业的申请人,工作每满1年加1分,最高加3分。在科技、文化领域以及创新创业大赛获得国家级或本市奖项的申请人,可获得相应加分。其中,获国家级奖项的加9分,获本市奖项的加6分。

相反,在区域性专业市场、一般制造业、《北京市工业污染行业、生产工艺调整退出及设备淘汰目录》范围内就业的申请人,就业每满1年减6分。这一设置则体现出通过积分落户政府调整产业结构的设想。

除此之外,与早已施行积分落户的上海、广州两地一样,北京的积分落户意见稿也表现出了对高学历人才的“青睐”。积分标准为:大学专科(含高职)9分,大学本科15分,硕士27分,博士39分。

对此,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表示:“北京市曾提出要建设世界城市,在承载能力有限的前提下,作为城市发展的首要条件,人才正是发展的第一要素,只有适当引进紧缺的人才,才能将北京建设为全国的政治、文化和科技中心,增强城市的综合竞争力。”

反观上海和广州,对高学历人才的倾斜使得政策在施行过程中,曾被批评为“政策的主旨是让精英落户”。2014年,广州市积分落户指标限制为3000人,而非户籍人口为476万。同一年,上海积分落户成功的仅有6000人。

上一篇:占全国人口1.6%的帝都人民买走了全国16%的口罩 雾霾之殇:首都群众很无奈(视频)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