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对于人民币加入SDR的六个误读2015-12-12 10:52:47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昨晚,IMF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占比10.92%,成为第五个一篮子货币成员。人民币正式纳入SDR时间为2016年10月1日。这条消息再次点燃了国内民族热情。头脑发热也再次使得一批人失去理智。

随着人民北纳入SDR,一时间,央行、主流媒体、券商机构、贸易行业等都出现了一片欢声笑语。纵观中国国内,真正意识到人民币纳入SDR将对中国造成的负面冲击的寥寥无几。许多莫名其妙、不合逻辑的观点满天飞。

误点一:人民币国际化的最终目标之一是成为计价货币,这将极大增强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独立性。

美元之所以拥有货币霸权地位与其国家影响力息息相关。无论是历史上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还是之后的石油美元,以及直到现在的全球化美元(虽然美元对于全球的影响力减弱了,但依然是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货币,没有之一)。这其中的核心是大部分世界上的国家都与美国有经济来往,其中包括但不限于贸易、金融、资源、科技等。可以说,经济、贸易、科技、军事等领域的强势决定了美元的全球霸权地位。中国要成为计价货币代替美元本身就是遥不可及的目标。自欧盟成立以来,欧元与美元就一直保持竞争关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证明,欧元无法与美元抗衡。从经济体而言,欧盟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因欧盟并不是一个国家,所以在世界排名中,欧盟各国被分拆进行排名。而中国以现在的国家综合实力要和美国竞争实在有些狂妄自大。无论是贸易、金融、资源还是科技,中国除了人多外,笔者实在找不到哪些经济因素是优于美国的。

误点二:人民币成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之后,受到其他国家货币政策的外溢性干扰将大大减少。

这个命题本身就是伪命题。人民币要成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天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成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的前提就是强大的经济实力与综合国力,可自由兑换、交易的货币以及稳定的信用体系。中国的经济实力与综合国力根本谈不上强大。我国国内泡沫众生、股市、债市、银行信贷、互联网等,无论哪一个泡沫都足以给中国造成系统性风险,今年6月份的股灾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不是政府出资数万亿救市恐怕早就已经发生中国金融危机了。而人民币虽然加入了SDR但目前仍旧无法自由兑换,更别说自由交易了。信用体系往往与一国的负债率有关,中国目前的负债率不足60%,相比全球其他国家要低得多,这也是唯一的亮点。中国经济目前毫无疑问在走下行通道,综合国力中国能排第几还尚无定论(官方数据失真且无从考证导致无法判定,GDP排名非综合国力,不代表全部,且非最主要因素)。但美国是毫无疑问的第一。

误点三:人民币国际化将“提高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

这种观点属于典型的混淆概念。所谓的话语权只有在与其他方观点相反发生冲突时,最终决策者选择哪一方才有意义。这表示,要有话语权,要么选择服从强国主张,要么自己成为最强的影响力国家。这也就是说如果不成为决定性的最强国家,其他所谓的话语权都没有意义。笔者借用南非央行行长在IMF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后发表的讲话,“人民币需要纳入SDR篮子,但南非央行的货币储备不根据篮子而定。”言下之意是什么,即使不多说相信大家都能明白。

误点四:人民币加入SDR是人民币国际化、推进金融领域改革的必备项目。

所谓的货币国际化最终形态就是境内本币与外币可自由兑换没有任何限制。对此,笔者只想问问提出这种论点的人,澳元加入SDR了吗?澳元是不是国际化货币?加拿大加元呢?新西兰纽元呢?瑞士克朗呢?所谓的“必备项目”从何而来?

误点五:人民币加入SDR可以倒逼改革,加快人民币可自由兑换,有利国家经济发展。

这种观点本身就自己打脸。现在我国的金融改革都是被SDR倒逼的吗?到底是实体经济倒逼改革还是SDR倒逼改革?此外,假设这种观点成立,倒逼改革对中国来说真的是好事吗?外管局最新公布的10月份结售汇继续呈现出逆差、且从今年数据看,在811汇改后国内资本外流有加速发展趋势。如果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届时,国内失血量有会有多严重?现在外管局还可以限制个人兑换外币上限,限制企业资本流出。一旦实现自由兑换的话,中国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应对大规模资本出逃的冲击呢?

误点六:人民币加入SDR后,以后境外旅游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无需换汇。

境外旅游是否能直接使用人民币取决于两国外交程度。而且,即使能直接使用本币也不可避免的要支付手续费。举个例子来说,拿美元去欧元区虽然可以直接消费,但是,在交付过程中,必须额外支付1.5%的手续费。这种情况下,换不换汇根本没有区别。而且,放眼SDR中的一篮子货币,能直接在其他国家使用,范围最广的也就美元。其他货币,笔者就呵呵了。

国内对于人民币加入SDR显现出过于盲目的乐观。加入SDR看似光鲜华丽,但更多是面子上意义,却造成了里子的尴尬。笔者此前在中金网发文曾警告过,在人民币加入SDR后,就必须遵守“可自由使用”规则。那也意味着,国际资本可以随意的进来鼓吹泡沫、刺破泡沫套现走人。股灾发生时,政府可以动用行政手段要求空头仓位强制平仓,甚至直接抓人,也可以动用官方力量要求私募大佬集体出资救市。但是,这套办法对付国人还行,对于国外资本行得通吗?难道公安部还有本事去华尔街抓人不成?难道证监会还能要求高盛、摩根强行平仓?难道中国政府还能要求美国、欧洲出钱给中国救市?人民币加入SDR,就等于向一群虎狼敞开羊圈的大门。

总而言之,人民币加入SDR会造成政策调控的被动,国内资本加速外逃,抗金融攻击壁垒消失。

上一篇:廖凡:金融市场不必非要“超级监管者” 郭田勇:让供给侧改革惠及民生下一篇: